不是鲜

杂食党,目前萌aph和全职高手and杰佣(๑>؂<๑)

私心打了个
all叶的tag
  你们觉得这首歌适合谁啊?

一个人

      超级短了!
      要说,学生有暑假。职业选手,也有夏休期的。
     

      在夏休期,黄少天整整宅了一个月后才觉得无聊。
      无事可做的他决定去找在杭州的叶修。
      他没给叶修说他要来,据说是要给叶修一个惊喜。
     

     兴欣网吧门前


         “奇怪了,平时这里人不是挺多的吗?今天怎么回事?”黄少天一边嘀嘀咕咕一边把门推开了,“喂喂喂有人吗?没人应我就进来了啊”。
   
        “有人。”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黄少天一跳,“哇靠有人就吱一声人吓人吓死人诶!”。
       “你这样就进来了,才吓人好不。”懒懒的声音,就是他了。
   
     “老叶老叶你这就不厚道了啊我要是被吓死了蓝雨就失去了一员大将就得不到冠军了你可赔不起啊!”黄少天就这样自顾自的说起来了。熟人在场,没在怕的。
  
    “有这样咒自己的吗?”叶修好笑的支起下巴,“我在你面前。”
 
   “呸呸呸!就当我刚才没说过!”黄少天捂住自己的嘴。
 

   “话说,老叶就你一个人啊?”黄少天四处打量了一下。

   “是啊,我怕半个人吓到你。”叶修轻轻笑出声来。

疼痛到无法呼吸

        叶修听到张佳乐这么叫他,不由得想笑。
    

       “没想到我这个外号还有人叫啊”叶修一脸怀念。
    
       “……”没脾气了,真的没脾气了。张佳乐扭过头。
   
       “自己对号入座了啊”魏琛从叶修身后走了出来。
     
      “是啊,我很光荣。”叶修理所当然。
     
      “……”魏琛一时半会儿没缓过来。
     
     “行了,你就抖机灵吧,小心抖断腿!”魏琛表示十分唾弃这种不要脸行为。
     
     “放心吧,我顶多扭到脚,你就不一样了”叶修意味深长的上下打量魏琛。
   
     “啧!你要试试看不?”魏琛不爽的勒住叶修的脖子。
   
     “松手松手啊,你赔不起的”叶修拍了拍脖子上的手,“切,想当初,老夫也是神一样的少年。”魏琛嘴上不停,手还是乖乖的的松了。
     
    “知道了,老神棍~”叶修比了个✌的手势,就溜了。
  
    “滚滚滚!微草的才是神棍!”魏琛追了上去。

    “真闲。”林敬言推了下眼镜(真的斯文败类!(开玩笑的,别打人啊!)旁边的张佳乐表示没眼看了,他还是没习惯这人。

我真的懒,短篇不知何时写完。
    

血的教训

    黄少天,  叶修,王杰希,张佳乐,喻文州,方锐考进了同一所警校。寂寞难耐的他们决定玩游戏。
   

      “玩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喻文州敲了敲桌板,“可以啊,我无所谓啦~”张佳乐揪着自己头发捣鼓,“真心话大冒险吧!怎么样啊?”叶修难得出声。
      “可以,早点玩早点结束。”喻文州笑了笑。
      “来吧!”黄少天莫名兴奋起来。
——我是分界线——     

     “来来来,少天儿啊,你是要大冒险呢还是大冒险呢?”叶修不怀好意的搓了搓手。
     黄少天感觉自己好像被套路了。
     “放心啦,不会怎么样的啦😄”张佳乐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
     黄少天半信半疑的选了大冒险,总感觉有不好的预感。
     队长怎么笑的这么开心?黄少天随便抽了张牌递给王杰希。
     “嘿嘿嘿~”方锐盯着黄少天笑得十分灿烂,搞得黄少天一阵恶寒。
     “哦~”王杰希发出意味深长的声音,缓缓的翻开惩罚牌。
    “好的!黄少天同志请穿着拖鞋绕着宿舍楼走两圈!”叶修飞快的把门打开了。
    “我艹!”黄少天激动的爆了粗口。
    “逗我呢?!”
    “哪能啊!来来来,快走吧!”叶修迫不及待的把黄少天推出了门。
    黄少天十分心塞,这群混蛋啊啊啊——黄少天十分想喊出来。
    “这都几点了啊,应该没人了吧?”被室友伤到的黄少天打着手电筒四处照了照。
   
    “那边的是谁!”黄少天听到这个声音,下意识的跑了。
    “不会吧!运气那么不好!”黄少天狂奔向宿舍方向,就快到了,就,快,了!黄少天眼睁睁的看到那个督,察朝他飞了过来,是的!飞了过来!

   他这一周都十分幸福。有人喂他吃饭。
——
   选室友需谨慎啊(・◇・)

黄少为什么矮的原因。

    粉似黑,我大概会吸仇恨吧(顶锅逃跑)
    

   说个故事

   黄少天是蓝雨国的王子,他,身高两米七。
   
 
   为此,黄少天很烦恼。

  
    他去了隔壁兴欣国,问那位十分出名的叶巫师,怎样可以让他变矮。

  
    叶巫师忽视掉一直在他身上作乱的手,十分真诚的告诉他:“你去微草森林,找一只大小眼的青蛙,向他求婚,他拒绝你,你就会减少十厘米。”

    黄少天很感动,表示,我一定以身相报的。

    叶巫师冷漠的拒绝了。

     黄少天觉得他被坑了。

  
     眼前,一位大小眼,宛如神棍的人,是青蛙,吗?

    “你好,你可以接授我的求婚吗?”黄少天维持着微笑,实则,伸出的手微微颤抖。

    “是叶修叫你来的吗?”男子答非所问。

    “是的。”黄少天点了点头,“他是我的未婚夫。”黄少天‘好心’的加了一句。

   男子笑了笑,薄唇轻起“我拒绝,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黄少天本来满心欢喜,一米八够了吧,刚好高老叶两厘米。嘿嘿嘿。

   等等,我他妈怎么越来越矮了!

  ——

   我……没问题的(「・ω・)「嘿
  “我他妈!王杰希!我跟你势不两立!”

疼痛到无法呼吸

      上文说到,叶修被揪着去参加节目。
       节目名叫:娱乐节目
      早早到了的霸图在现场四处转悠。
      “这节目名字有够随意啊!制作组把语文老师吃了?”张小花朝制作组投去奇怪的目光。
      “……”制作组知道了那目光里包含了什么,装作没看到。
     “张佳乐前辈说得没错,确实有点随意。”张新杰推了推了眼镜(为什么都喜欢写他推眼镜啊!)。
    制作组没听到。
    “呵呵呵。”林敬言笑出了声。
    “行了啊!”导演听不下去了,怒拍桌子“我们这是为了贴合大众!”。
    “……”制作组,没钱啊!导演你不要掩饰了啊!
    “噗!”叶修被陈果推了出来。
    “……”气氛一时安静极了。
    “哇靠,叶不修!”张小花率先出声。

疼痛到无法呼吸

        如题
            最近,荣耀职业选手联盟准备拍个节目,娱乐节目,吸吸粉。毕竟,职业选手都挺帅的。
    1
         “叶修,你出来一下。”叶修莫名其妙的被陈果从房间拉了出来,“怎么了,老板娘?”不明所以的围观群众方锐跟着走了过来。
        “就是最近,联盟说要搞个节目,还把过气退役选手,叶不修一起拉上了。”魏琛满脸的沧桑,“呵呵呵,老板娘我能不去吗?”叶修欲哭无泪,动了动手腕,发现动不了了。
       铁了心的啊😭,叶修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果果,要不还是不去了吧?”苏沐橙看着叶修要哭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了。
       陈果伸出手按住额头,“不就是个节目吗!搞得跟我要卖了他似的!”,“不就是吗”方锐小声逼逼。
       “嗯?”陈果挑起眉,“……”方锐静默,“这样也挺好的,毕竟,叶修他微博底下,叶粉天天把他的微博轮几十遍,再不发福利的话,怕是要被围了。”唐柔面不改色的添油加醋。

可不填

      有没有小伙伴想点CP啊?想的话,回答下列的题


秀qi(     )      lei(    )弱
      第一个写出答案,且对的,可以点CP哦

       来自插不了表情包的作者的怨念。          
          这是当时,写银桑部分,想配的表情包。(「・ω・)「嘿

我可能疯了

    上文说到,银时逃跑不成反被发现。
      “跑什么,别动啊。”
     
          银时僵硬的转过头,苏沐橙正朝他走过来,手里的棍子,一下一下的挥着。   
          啊!我亲爱的糖分!是你来接我了吗?银时内心泪流满面。
   
          “啊啊啊——”窗外掉下来一团的白色物体,哀嚎着。
    
           这个声音是!新八唧!银时顿时感动的要落泪 ,               “怎么了,老板娘?!”叶修后退了几步,    拉着苏沐橙就跑了出去,       
          “又有人掉下来了!”陈果朝叶修苏沐橙方向靠拢,    “老板娘?!怎么回事?!”方锐顶着鸡窝头,鞋都没穿好就跑了出来,客厅内人渐渐多了起来。
          “今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一进厨房,就看到抽油烟机里卡了个人,然后刚刚又有人掉在门外面,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报警!”陈果明显有些慌了,       
       
         “没有人,受伤吧?有没有可能是入室抢劫呢?”唐柔冷静下来,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我同意柔柔的的说法!”苏沐橙点了点头。
         而这边,银时看着一群人聚在一起,悄悄的挪到了门外。
        “啊!新八唧!银桑我好感动遇见你!”银时十分动然的紧紧的抱着无辜的新八唧,     “放开我!银桑,你抱太紧了!”新八的脸都憋红了,           “哦,怎么可能,我在异国他乡遇到的亲人啊!”银时死命的蹭。
        新八晕了过去,“喂,新八唧?你不会挂了吧?”银时抽了新八唧几巴掌,“啊,啊,下面的人快让开,不然可能出人命啊,阿鲁。”银时抬头,是的他抬头了,走好。
       “嘭!”地面微微凹陷,“啊,定春,我们好像压到人了,阿鲁。”神乐滑了下来,“哦,废物银桑啊。”神乐抠了抠鼻孔,掸了下手。
      “臭丫头,把定春挪开啊!”

      “对了,他们好像是岛国人。”叶修突然来了句,“岛国人?”众人疑惑。